央国企加速建设供应链金融平台 数字化浪潮促进产业生态圈协同发展

作者:刘国宏

时间:2023-02-11 11:06

12847

QQ截图20230330111417.png

作为维护供应链安全稳定、为产业链“输血融通”的重要手段,供应链金融自2022年被定义为央企司库体系建设的高级功能。当前越来越多央国企针对供应链金融平台进行创新升级,在服务、产品、模式方面寻求突破。

根据广东省供应链金融创新合规实验室的统计数据,2022年国内逾30家企业基于前沿科技或创新模式建设并上线供应链金融平台。其中约六成的平台由多个大型国企、央企以及地方政府部门主导发起,包括中国五矿司库体系供金服务平台、湖北交投集团供应链金融平台“楚道云链”、云建绿砼数字供应链平台“砼信通”等,其余平台则由部分民企、金融机构搭建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推动供应链金融数字化的过程中,更有不少平台型供应链金融企业、第三方科技服务企业参与其中,它们通过更高的开放性和专业度为供应链生态注入活力,成为供应链金融链条中的重要节点。

QQ截图20230330111515.png

//数据来源:广东省供应链金融创新合规实验室

一、开展供应链金融是服务国家大局、满足市场需求的必然之举

过去一年里,国家各个部委鼓励央国企站在更高的视角看待产业链,更好地承担起作为供应链中的“链主”角色,在自身发展的基础上带动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共同成长。

频密出台的政策成为引领供应链金融加速发展的风向标。从2022年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关于开展“携手行动”促进大中小企业融通创新(2022-2025年)的通知》,到202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质量强国建设纲要》,都先后提及了“发展供应链金融”、“创新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方式”等意见。

“供应链金融从产业链供应链整体价值的视角,直接介入了实体经济中具体的业务运作,不仅使采购、生产、运输、仓储、销售等供应链更加边界顺畅,更重要的是发挥核心企业赋能、锚定物流增信等作用,破除产业链、供应链一体化发展的短板、瓶颈和效率等问题,”谈及实体经济发展和供应链金融的联系,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刘国宏分析,供应链金融的发展大幅降低了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的创新创业门槛,提高了市场辐射服务的广度和深度。

除了政策层面的鼓励因素,对于央国企目前积极开展供应链金融的客观成因,刘国宏指出,在目前宏观经济承压的环境下,实体经济中的市场主体,特别是市场“活力之源”的中小微企业,它们具有对接国企良好的商业授信、较低的资金成本、较大业务外包等需求,因此央国企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并搭建相关科技服务平台是服务国家大局、满足市场需求的必然之举。

此外,央国企作为全国的经济版图里的“压舱石”,也是产业链当中的核心角色,其庞大的供应链网络蕴藏着丰富且优质的供应链金融交易场景。刘国宏认为,从主观层面来看,央国企依托供应链金融服务能够拓展新的空间、对接新的资源,加强对供应链上下游的管理,进一步提升自身的业务规模。

二、数字化浪潮释放供应链金融平台效能,央国企实现精益化管理

从单一粗放传统的供应链金融模式,到搭建现代化的数字科技服务平台,核心企业在参与开展供应链金融的过程中不断创新,推动产业链整体协同升级。当前,数字债权凭证、线上保理、票据类产品、与供应链金融相关的资产证券化产品为央国企中接受程度较高、应用较为广泛的供应链金融产品。

与此同时,数字化浪潮以及新兴技术的大规模商用,给核心企业推进供应链金融转型提供了先决条件和绝佳契机,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落地逐步破解了供应链金融长期存在的痛点,帮助央国企作为核心企业适当调节上下游企业以及自身应收、应付的时间节点,并利用司库体系和新兴科技实现业财融合,在盘活资源基础上改善产业链现金流,更好地释放供应链金融平台效能。

以湖北交投集团“楚道云链”供应链金融平台项目为例,该平台在发挥湖北交投集团优质信用和规模势能的基础上,构建了“产业场景+科技赋能+金融支持”的供应链服务体系。截至2022年12月,“楚道云链”平台上线运营仅3个月,已成功开展电子债权凭证开立、拆分、转让、融资等全业务类型,累计签发“楚道E信”规模突破10亿元。

在“楚道云链”供应链金融平台搭建的过程中,湖北交投集团通过和国内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商联易融进行合作,引入多项前沿科技能力为链内企业提供灵活、高效、便捷的金融服务,实现资源精益化管理和产业生态圈协同发展。

三、引入第三方科技支持,提升供应链金融服务的开放性和专业度

在贸易关系发展和产业价值链日益复杂的趋势下,身处于数字化浪潮的央国企作为供应链中的核心企业,对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的需求在不断增长。在开展供应链金融的过程中,不少央国企通过引入第三方科技支持,搭建一个可增加供应链透明度、整合支付、融资及供应链管理的一体化系统。

在这一过程里,平台型供应链金融企业和第三方科技服务商在供应链金融链条中逐渐成为重要节点。与核心企业和金融机构相比,它们在交付针对供应链金融量身定制的科技解决方案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和技术优势,所提供的服务或产品可以跟随交易主体随机分布,不受时空约束,具有更大的覆盖面、便利性和开放性。在上述2022年新上线的30余家供应链金融平台当中,有10家平台由供应链金融科技服务商联易融参与合作搭建。

“从供给方看,企业是有边界的,边界就是一项业务的内部管理协调成本大于外部的市场交易成本,企业通常把该项业务放给市场,以市场交易获得服务。从需求方看,企业自建自营同品质附加服务,可能会增加客户的支付成本,即便一定程度上让利,但仍然会对客户体验造成冲击。”刘国宏表示,这也是不少央国企在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时,选择和第三方科技企业进行合作的重要因素。

目前数字技术和金融科技相互交织融合,未来供应链金融将从数智化特征逐步发展过渡为更明显的的生态化特点。刘国宏认为,伴随着平台型的供应链金融企业、第三方科技服务商服务质量大幅提升、专业水平快速迭代、规模效应极大释放,未来这类型企业也必然会在供应链生态圈内担任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推荐阅读

  • 综研专访

    湾区评论|刘国宏:“深圳-香港-广州”创新轴带已基本成型,未来要更注重内生激励机制 2024-04-01 15:14
  • 综研观察

    经济增长数据靓丽为何没有强烈感受 2024-02-06 11:01
  • 综研视点

    刘国宏:关注成都,让时间告诉答案 2024-01-15 15:11
  • 综研观察

    更好发挥国有经济战略支撑作用 2023-11-15 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