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珍:发展高端服务业首要解决知识产权问题

时间:2011-11-07 10:17

3116

  在城市发展的区域定位和产业升级上,深圳正试图走出一条新路。1月4日,深圳市政府推出政府“一号文”——《关于加强我市高端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明确表示将瞄准现代服务业的上游竞争,并首次圈定了适合深圳的八大重点领域,即创新金融、现代物流、专门专业、网络信息、服务外包、创意设计、品牌会展和高端旅游。

  在当日举办的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同时发布的还有《深圳市现代服务业发展“十一五”规划》,《高端服务业及相关政策汇编》。在新年第一个工作日,一口气发布多个服务业发展的相关文件,带给外界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策信号?这些文件在深圳服务业发展史上将留下怎样的印记?企业能从中找到多大的发展机会?带着众多问题,记者昨日专访了综合开发研究院华南及深港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秀珍。

  “这个一号文件,将成为深圳服务业发展历程中的标志性文件,它将成为深圳新一轮产业升级的引擎,不仅将带来服务业自身的发展,还将带动制造业增值率与竞争力的提升。”

  记者:能否从整体上简要评价下这个一号文件?它对深圳服务业发展历程,以及深圳产业调整的影响?

  陈秀珍:之前,深圳曾陆续出台过不少关于推进金融、物流、会展等服务业发展的专项文件,深圳选择这样的发布时机,推出从整体促进高端服务业发展的文件,可以说是把高端服务业的发展提高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层次,也是给国内外投资者和人才发出的一个强烈政策信号。

  这个一号文件,将成为深圳服务业发展历程中的标志性文件,它将成为深圳新一轮产业升级的引擎,不仅将带来服务业自身的发展,还将带动制造业增值率与竞争力的提升。

  记者:目前,国内学术界对高端服务业的含义是否有明确的说法?您对深圳不选择一般现代服务业,而选择高端服务业有何看法?

  陈秀珍:从学术的角度来看,目前一般现代服务业和高端服务业都没有严格的定义,它们都是动态概念。但是没有公认的定义,并不妨碍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政策制订者必定会阐释自己对高端服务业的理解。比如在一号文件里,深圳对高端服务业的理解就是,“现代服务业的核心,具有高的科技含量、高人力资本投入、高附加值、高产业带动力、高开放度、低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等特征。”

  就我个人的理解来看,有些特征,例如高科技含量或许不是所有高端服务业都具备的特征,但是高人力资本投入、高附加值一定是其区别于一般现代服务业的两大重要特征。深圳选择高端服务业,定位和导向更清晰,符合深圳产业转型的要求。
记者:此前,包括您在内的一些专家曾撰文建议深圳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是否是高端服务业的主要组成部分?

  陈秀珍:生产性服务业是高端服务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生产性服务业是指为其它商品和服务的生产提供服务的产业,它从生产环节中逐步分离与独立出来,为生产企业提供研发、设计与创意、市场研究、质量管理、人力资源管理、物流、营销、广告、售后服务、金融、法律、保险、会计、税务等各类服务。一号文件圈定的8大重点发展行业中,除了高端旅游属于消费性服务业外,其他7大行业基本属于生产性服务业。

  “深圳服务业发展如果能与香港、广州形成互补关系,未来可能形成珠三角新的产业集群,辐射范围扩大到泛珠三角乃至全球。”

  记者:除了深圳外,包括广州、上海在内的城市近几年都高调提出要大力发展服务业,与之相比,深圳发展高端服务业有哪些独特的优势?该如何体现出自己的特征?

  陈秀珍:深圳发展高端服务业的优势主要包括:人文优势,深圳是个移民城市,包容性强,易产生创新文化,包容和创新是高端服务业成长的重要土壤;人才优势,这点虽与上海有较大差距,但是深圳对于人才的吸引力仍然很强;毗邻香港的区位优势,可利用香港的人才、信息等资源;政策先行者的优势,可以利用特区立法权进行政策的试点;珠三角发达的制造业基础,是深圳高端服务业发展的需求优势。

  深圳与广州服务业发展的辐射地目前主要在珠三角,可能竞争更激烈;上海服务业发展主要辐射长三角,与深圳的竞争相对弱些。我们也要看到,服务业是个市场需求和辐射范围非常广的行业,我们的竞争对手应该放眼国际。深圳要突出的应该是创新和开放的独特特征。

  深圳服务业发展如果能与香港、广州形成互补关系,未来可能形成珠三角新的产业集群,辐射范围扩大到泛珠三角乃至全球,从长远的观点来看,其影响将不亚于伦敦等国际城市。但是发展关系处理不好,也可能导致恶性竞争。

  记者:有业内人士提出,深圳在一号文件中表达的是高端服务业的发展谋求,但是目前实际能够做到的还只是引进高端服务业生产中的低端环节。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陈秀珍:这种说法我不大认同。我个人认为一号文件所提的高端服务业是指金融、物流等服务业中的高端环节,并不是指金融、物流等整个行业都是高端服务业,比如物流业中的普通仓储环节,就不属于高端服务业。实际上,深圳物流业在海港、空港方面在全球来看都是很发达的,深圳的金融和保险业发展也很高端。
 高端服务业是个梯度发展的过程,必须有基础环节来支撑。

  “高端服务业投资没有太高的资本门槛,但对人力资源的要求很高。对于有意到深圳发展的国内外高端人才而言,这次政府的一号文件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

  记者:《深圳市现代服务业发展“十一五”规划》中提出,深圳服务业还存在自主增长能力较差,结构待优化,深港合作层次不够高等问题,您认为深圳发展高端服务业该如何面对这些问题和挑战?

  陈秀珍:我认为还有以下问题需要解决好:首先就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高端服务业主要投入的是高端人力资本,例如某项创意或许就是几句话,但是需要十几年的积累,对非物质产品的创意该如何保护产权,需要下大力气;第二是服务业市场的准入问题,中国入世过渡期已经结束,许多显性的制度障碍已经取消。但在实际运作中,还存在着许多隐性障碍。这种障碍无论对外资还是国内民营经济都存在,其中对后者更为严重。我在和香港、内地的学者交流时,他们常常提到一个问题,CEPA实施后,香港服务业企业进入内地增加量不够快,因为企业不知道如何运作、进入。服务业是非常具体非常细的行业,涉及到的政府主管部门也很多,政府部门可能要做更多的工作,给企业更加明确的运作指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