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照相机市场,国产产品何时才能端上来?

作者:吴斐然

时间:2024-04-18 15:53

18186

QQ截图20240423160428.jpg

一、“现象级”新相机引发的消费热潮

2024年摄影界开年第一场大戏,莫过于日本富士影像(Fujifilm)生产的x100vi型照相机的抢购热潮。据笔者了解到,自富士公布x100vi型照相机的发布时间后,引起了全球摄影爱好者的广泛关注。该产品2024年2月20日于国内开启了预购,即以报名抽签的形式获取新相机的购买资格。在国内某电商平台的富士官方旗舰店开启预购通道当天,参与预购资格抽选的用户就一度超过了数十万人。自开始预售到正式开售期间,多个电商平台的富士官方旗舰店显示参与预购人数总数竟达到了超百万人的惊人数字。

QQ截图20240423160442.jpg

而笔者注意到,参与预购并中签购买的用户中不乏“黄牛”存在,其相机发售价格为11390元,而发售当天某二手商品交易平台就挂出了“富士x100vi相机现货”商品,标价已超过2万元。该商品“黄牛”销售渠道溢价已超过80%且仍有成交记录。据日本富士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x100vi型照相机的月均产能为15000台。若以此产能单独供应中国国内消费者的购买需求,则很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满足,受追捧程度可见一斑。

2024年2月1日,日本国际相机与影像产品协会(CIPA)数据显示,2023年全球数码相机总出货量为772万台,同比下降3.6%,但是总出货金额折合人民币约350亿元,同比增长4.9%,实现了连续三年正增长。同时,全球数码相机行业向中国国内出货量达156.5万台,同比增长24.7%,销售总金额折合人民币约90亿元,同比增长24.6%。而亚洲地区除中国外的2023年总出货量为108万余台,销售总金额仅增长6%。此外,欧洲地区2023年出货量约193万台,美洲地区出货量约194万台。由此可见,中国不仅是亚洲地区数码照相器材产业的消费主力,其体量之庞大更处于全球同行业消费市场中的佼佼者地位。

QQ截图20240423160457.jpg

//CIPA公布的最新的相机出货数据(橙色:2024年,黑色:2023年,蓝色:2022年):

富士新相机产品在影像器材圈子中引发了“现象级”热潮,在中国国内市场表现得尤为激烈。疫情期间,全球光学摄影器材市场一度严重受挫,如今也正逐步回暖,中国市场在行业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二、两次重大变革的背后——我们几乎原地踏步

数码照相机在国内销售的火热,却引出了一个发人深思的事实——中国的数码相机产业,还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

据日本国际相机与影像产品协会(CIPA)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销量前五的数码相机品牌和市场占有率分别为:佳能(46.5%)、索尼(26.1%)、尼康(11.7%)、富士(5.8%)、松下(4.2%),占全球总销量的94.3%,其余市场份额也主要由日本、德国、美国等产商瓜分。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除无人机等全球知名的产品线外,在数字摄影器材方面也有涉猎,其生产的微型运动相机在国际上享有一定声誉。但微型运动相机品类不被列在家用、专业数码相机品类之中。

从照相机工业发展史来看,我国的相关产业从八十年代至今发展步调缓慢。照相器材一直是全球精密工业的代表产品之一。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国家没有足够的工业实力,无法满足照相器材的生产需求,加之当时的社会环境及人民的消费水平,照相机及其他同类的精密工业产品一直处于空白状态。

QQ截图20240423160514.jpg

五六十年代,在新中国成立后工业逐步开始起步的阶段,一批来自德国、苏联等国的照相机少量引入国内,引起了我国工业部门的重视。发展照相器材,对于科研、新闻、考古等等诸多方面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因此,1957年10月,上海市成立照相机试制小组,以德国徕卡3B型照相机为原型,搭配长春光机所设计的50mmf3.5镜头开始了研制工作。1958年1月,第一部整体由国内生产的照相机:“上海”牌58-I型35mm眼平取景照相机诞生。同年3月,中国第一家照相机厂:上海照相机厂宣告成立。由此,中国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照相器材精密工业生产之路。

此后,不仅上海照相机厂逐步壮大,其生产的“上海牌”“海鸥牌”“东风牌”“红旗牌”照相机在国内一路走红,还涌现了江西凤凰光学(原江西光学仪器总厂)生产的“凤凰牌”、广州照相机厂生产的“珠江牌”、四川华蓥明光光学仪器厂(后更名为明佳光电仪器厂)生产的“明佳牌”等一系列机械胶片照相机,其中不乏有使用120底片,6x6、645画幅的单反、双反结构相机,以及使用135底片的旁轴、单反相机,可谓品类齐全,选择多样,满足了各行各业及人民群众对照相器材的需求。

而实际上,此时的国产照相机,仍未脱离仿制这条老路。以著名的海鸥4a型、4b型照相机为例,皆仿制于德国著名的双反相机制造商Franke&Hedecke公司生产的禄来双反照相机。这两型海鸥相机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一直生产到九十年代中期,近30年时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而早在1977年,日本柯尼卡(时称“小西六摄影工业有限责任公司”)采用美国Honeywell公司所研发出来的被动式(Passive)对焦系统,成功研制并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带有自动对焦系统的照相机:柯尼卡C35AF照相机,代表着世界相机工业已经开始脱离纯手动操作的模式,逐步走向了全面自动化进程。1975年,美国柯达公司技术人员史蒂文.塞尚于实验室中制作出了第一台以数字感应器感光并将照片记录在磁带上的数码照相机,1990年柯达公司推出了第一台民用数码单反相机:DCS100型照相机,数码摄影的大门从此向世界打开。

三、日本照相机工业的蹒跚之路:“抄”出来的一代霸主

如今照相机工业的“霸主”日本,也经历了模仿、借鉴的蹒跚之路,与我国照相机工业起步阶段的状态非常相似。

自摄影术和照相机基本构造被法国发明家达盖尔发明以来,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法国、意大利和美国等国家是照相器材主要的生产产地。其中,德国产品的机械素质、光学水平一度领先全球,在全球范围享有盛誉。日本照相机产业虽然同样起步较早,柯尼卡公司前身日本东京小西六兵卫店1873年即已开始销售照相器材,1882年开始生产日本早期照相机,但是直到二战之前,日本照相机工业仍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产品品类单一且耐用性较低,与欧美产品水平相差较远。

QQ截图20240423160530.jpg

1933年,日本人吉田五郎与其妹夫内田三郎两人共同设立了精机光学研究所,并于1934年以“kwanon(观音)”为品牌制造了日本第一台35毫米焦平面快门照相机。此照相机仿制于德国徕卡相机。随后,“观音”品牌更名为消费者耳熟能详的“佳能”品牌,其早期以仿制徕卡巴纳克照相机为基本发展路径,经过改良、调整,渐渐形成了独特的照相机产品,并逐步发展至今。

1946年,战败后的日本社会急需照相机、测量器材、显微镜等光学产品。日本光学株式会社(尼康公司前身)糅合当时市面上最尖端的照相机产品:来自德国的徕卡m相机和蔡司伊康生产的康泰时照相机,吸取两家之长,仿制改进出了第一台尼康I型相机,该相机采用了徕卡m相机使用的黄斑测距仪和焦平面快门,以及康泰时相机的对焦拨轮和插刀式镜头卡口,并以此为基础逐步发展壮大,开辟了尼康的照相机生产之路。

与此同时,其他日本照相机生产厂家也采取模仿、复制的方式,扩大了日本本土照相机生产工业的规模,日本光学照相机迎来了全面发展时期。

如今,日本照相机工业已几乎成为全球垄断产业,并与曾经辉煌的德国照相机工业拉开距离。特别是数字化照相器材使用的电子零件,在跨境产业链逐步完善的前提下已基本成为日本、韩国的分工门类,主流数字照相机感光元件基本由日本索尼、韩国三星等企业提供,德国徕卡、瑞典哈苏等顶级照相机生产企业,也已进入由日本松下、确善能、富士等企业进行代工生产的模式。

四、消费者呼吁:把我们自己的产品端上来

数码照相机的组成部分主要有四个方面:光学镜头、数字感光元件、机身软硬件系统以及存储设备。当前中国的相关产业中,存储设备随着计算机产业的逐步发展已经基本成型,拥有完整稳定的产业链和供应渠道,而其余三项,正面临冰与火的考验。

在光学镜头方面,近十年时间国内涌现了一批专为照相机生产光学镜头的生产厂家。包括2019年在深圳成立的铭匠光学公司生产的“铭匠”牌光学镜头,2013年在合肥成立的长庚光学公司生产的“老蛙”牌光学镜头,2006年在深圳成立的永诺摄影器材公司生产的“永诺”牌光学镜头,还包括“七工匠”“星耀”“中一光学”“中徕”“沧野”等多个厂家、品牌,几乎能够生产当前市场上所有照相机品牌专用卡口的镜头产品,其中绝大部分拥有单独设计和批量生产能力。

QQ截图20240423160548.jpg

以“老蛙”镜头为例,据厂家公布的数据显示,安徽长庚光学上海生产基地2021年光学镜头单年产量超过了十万支,产品在民用级、专业级领域各有建树,产品远销欧美等国家。

虽然部分国产光学镜头厂家已经具备了生产自动对焦镜头的基本能力,镜头光学素质也达到了一定的水准,但是由于市面上主要流行的照相机品类繁杂,各种镜头卡口同时存在,且以日本相机品牌为主,所以目前的光学厂家主要参照日本方面的参数和工艺标准,仍未有较为独立的产品体系。在摄影者眼中,目前国产镜头仅限于是高价进口镜头产品的“廉价平替”。在专业摄影、记录等方面,国产镜头的采用率并未达到一定规模。

在感光元件及机身软硬件方面,目前国内仍处于一个起步阶段。当前全球主要相机用CMOS感光元件主要来自索尼和三星,其产品主要涵盖手机使用的1/3英寸、1英寸感光元件,相机采用的17.3x13mm的m43系统感光元件,24.9x16.6mm的aps-c画幅感光元件,以及35x24mm的全画幅感光元件,甚至现在市面上主流的44x33mm中画幅照相机感光元件一应俱全。而目前国产感光元件虽然也在起步,但未成规模,暂时未见有主流照相机产品采用国产感光元件。哪怕是在已经深度完成国产化的手机行业,如今仍在通过采购零件、技术等方式制造手机摄像头单元。其中不乏有厂家以与徕卡、蔡司、哈苏等欧洲老牌照相机、镜头厂家合作生产手机镜头,以采用索尼、三星提供的感光元件为卖点。

而机身软硬件方面,基于数字感光技术的逐步完善,国际上主流的软硬件技术已经通过超声波马达、电子测距等技术实现了高速自动对焦、眼控对焦、定点追焦、多轴防抖等新配置;多年前形成的主流照相机形式“单镜头反光式照相机(单反相机)”也在发展中逐渐去掉了较为复杂的五棱镜、反光板这一纯光学结构,采用以镜头照射CMOS直接输出电子信号为主的“无反光板照相机(无反相机)”成为了当前照相机市场的主流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2009年的卓曜(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于近年来以“国造kinefinity”品牌推出了一系列以自研感光元件为核心的数字电影摄影机平台,据称其在专业领域水准已达德国阿莱(ARRI),美国RED等同类专业电影摄影器材的相同水平。但数字电影摄影器材价格高昂,专业性强,并非照相器材产品用户的选择范围。同时,由于国产光学镜头仍未能跟上行业发展趋势,“国造”品牌采用的光学镜头依然以其他国际品牌产品为主,未能形成整合之势。

2024年3月22日,小米集团发布了其旗下第一款新能源汽车SU-7,引起了全国范围的普遍关注。在小米总裁雷军的微博下,出现了不少呼吁小米进军某行业,“将xx价格打下来”的呼声。而笔者注意到,其中最多的呼声是呼吁小米进军照相机制造业,“将照相机的价格打下来”“中国人要有自己的照相器材”一句句来自摄影爱好者们的呐喊,不仅仅是对小米这一家科技公司的期待,更是对中国数字照相机器材产业的期待。

五、国产数字照相机产品:小东西,有大用

目前国内工业门类已几乎实现了“全覆盖”,但其中仍有较为分散的产业亟待整合,才能构建起完整的产业生态链。数字照相机产业在国内仍处于不被重视、不被看好的状态,但数字照相器材的应用场景广泛多样,与人民群众的生活、生产甚至国家安全、科技发展都有重大的关联性,仍有必要赶上国际潮流。

1、国际空间站的数字记录照相机

1972年,美国宇航员搭乘阿波罗17号飞船在距离地球4.5万公里时,使用一台瑞典哈苏照相机拍下了人类史上第一张清晰的地球亮面照片,而这台哈苏照相机甚至没有专门为太空无重力环境做过有关调整,可见其性能之高。而美国宇航局(NASA)公开数据显示,1967年起NASA便开始与日本尼康合作,购买了一系列尼康照相机用于阿波罗登月计划。而直到目前,国际空间站(ISS)上使用的主要照相记录器材为日本尼康生产的数码单反照相机,其中包括38台尼康 D4 数码单反相机、10台尼康 D5 数码单反相机、64支尼康公司生产的尼克尔镜头(包括 AF-S 800mm f/5.6E FL ED VR 超远摄镜头),以及其他各种为了适配太空环境而专门打造的配件。

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对数字摄影器材也有着重要需求。根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的官方网站显示,神舟五号飞船上携带了徕卡 M6 胶片相机和佳能 EOS-1V 胶片相机,用于拍摄太空中的风景和飞船内部情况。神舟六号飞船上携带了佳能 EOS-1Ds Mark II 数码单反相机和佳能 EOS-20D 数码单反相机,用于拍摄太空中的日出、日落、月球等景象。

可以说,在空间信息分析、航空航天记录方面,数字照相机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2、视频、照片资料、档案、保密工作需求

国家和各级政府在工作中需要记录视频、照片等资料,目前国内生产的一系列器材仍不能满足此类需求。电视台、新闻媒体对此类产品更是有着极强的依赖性。

3、高速发展的短视频行业正在逐步专业化

国内短视频行业迅速发展,已彻底成为广大人民群众获取信息、分享生活的重要载体。早期短视频拍摄、直播等内容生产过程中主要由手机摄影摄像来完成,而目前日益发展的8k高清视频、直播等形式,促使一些短视频、直播行业从业者逐渐走向专业,对专业摄影摄像器材的需求逐渐提高。

4、人民群众有记录美好生活的需求

疫情过后旅游业逐步回温,各地争先恐后推出了“网红旅游项目”如“淄博烧烤”“天水麻辣烫”等,吸引了大批群众前去体验“打卡”,而国内各类旅游目的地也成为了当前刺激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一剂“强心剂”。人民群众在旅游、体验风土人情的过程中,对照相器材的需求也在逐步增长。

除上述几种应用场景之外,国家有关科研记录、考古发掘、探测、侦查、空间地理信息、医学等诸多行业中对照相器材也有着不同的需求。尤其是,当前国家芯片制造业最急迫的需要光刻机设备,而国际上主要光刻机生产厂家所采用的光学镜头大部分由德国蔡司提供。目前,国内市场上仍未有完全自主研发、制造且具备一定品质的相关产品出现。发展国产数字照相机产品,补齐精密光学照相仪器这一短板的必要性不言而喻。

六、路在眼前,应该怎么走?

不难看出,日本照相机产业的辉煌离不开上世纪中叶对其他国家先进产品的仿制和借鉴。如今我国需要发展同类产业,同样需要经历相似的产业阶段,通过学习、借鉴、合作的模式逐步形成自己的产业体系。

1、加强政策支持,把“散沙”聚起来

目前国内数字照相机产业链所涉及的各个方面,包括感光元器件、光学镜头、硬件工业设计、软件编写等诸多方面实际上均有不同程度的发展,但因为各部门研发、生产所针对的产品不同,因此暂时未能形成促进数字照相器材生产的合力。在此前提下,我国政府应意识到发展数字照相器材的必要性,出台有关政策促进相关行业的整合与发展,在未来以国家政策支持、产业内互相合作、整合的方式进行进一步发展,通过将光学、电子、设计、软件等产业的进一步整合,发展成为一条完善的产业链,以实现我国自主研发生产的数字照相器材进入消费和各种应用领域。

2、兼并整合,开启“从无到有”的可能性

2006年5月,仅具备生产家用卡片数码照相机的索尼集团,全资并购了日本老牌照相机生产厂家“柯尼卡-美能达”,通过吸收该公司的光学镜头和照相机生产技术,一跃成为全球第三大专业照相机生产企业。同年,索尼推出了以美能达α7d照相机为蓝本的第一台索尼数码单反相机α-100。此后,索尼公司以原美能达“α系统”为技术基础,在生产单反相机一段时间后通过技术改良和进一步探索,逐步去掉单反照相机五棱镜、反光板等光学结构,生产出了如今主流的“无反相机”品类,吸引了包括佳能、尼康、哈苏等厂家竞相模仿并推出了自己的无反相机产品,其势头可称为是专业照相机领域发展至今的第三次变革,如今仅生产单反相机的照相机生产厂家已寥寥无几。

索尼成功并购美能达并引领照相机生产行业发生重大变革,这一照相机行业的经典案例,揭示了深刻的市场规律。企业实现从无到有,再进行技术突破,通过兼并重组是一条完全可行的实施路径。

2015年11月,瑞典工业日报报道称,中国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入股瑞典哈苏集团,双方将在无人机搭载光学照相设备等领域开展合作。2017年,据外媒报道,大疆宣布进一步提高对哈苏集团的持股份额,其收购股权占总股本的75%,此举表示大疆已成功收购了哈苏这一老牌照相机生产劲旅。如今,大疆集团生产的无人机产品搭载的照相器材多来自于哈苏。未来大疆是否有进军照相器材产业的规划,值得消费者拭目以待。

3、我们的产品,要看得到未来的方向

当前,数字照相机技术随着时代的进步也同时在逐步发展。自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自动化、90年代初进入数字化之后,由数字感光设备引领的照相机结构进一步优化是本世纪发生的重大变革之一。如今,数字照相器材、数码照相机已经实现了专业照片和视频拍摄一体化,曝光程序和对焦测距自动化,照片、视频色彩标准化、风格化,照相器材搭载的软件功能日益强大,器材的专业性和扩展性也越来越强。一些单反相机、无反相机在专业视频拍摄、测绘、电影摄影等方面都能有力胜任。未来,我国在这一领域要实现追赶、超越,必须以新质生产力为动力,为产业赋能,在相关领域逐步实现差异化、智能化发展。

一是加速AI技术与照相器材软件的深度融合,突破现有的照相器材的单纯控制性软件基础,通过在数字照相器材搭载AI技术,通过AI系统对器材使用者的使用习惯、审美习惯进行深度学习,进一步提高照相器材的曝光精度,在数字摄影过程中对于被摄画面通过AI进行调整,使其在拍摄过程中满足创作者的创作意图、拍摄需求,帮助拍摄者更加快速、准确、高效并具有风格化表达自己的创作意图,实现“开启AI快速创作,关闭AI体现摄影技术”的基本技术思路,通过机内自带AI软件实现多图堆栈、高动态范围曝光、选择性消除多余拍摄物体等功能。

二是通过机内搭载模块实现海量拍摄云端存储,以实现数量过大、体积过大的拍摄记录文件可以实时上传云端存储,以解放拍摄者现有存储设备空间存在限制的诸多问题。与此同时,对国内拍摄者通过云端上传的文件进行标准化保密规范,严格规范创作作品的隐私权、著作权等各种权益信息,为拍摄者提供素材、著作权信息的有效保密、保障。

三是通过整合形成中国本土的摄影器材标准和规范,包括照相机镜头卡口、法兰距及其他光学信息等各种标准文件,以实现国产数字照相机镜头互相通用,扩大消费者在有关市场的选择权,以此保证国内生产厂家进行公平竞争,促进行业有序发展,并于未来取得一定的国际竞争力。

QQ截图20240423160609.jpg

七、结语:深圳成为数字照相机产业龙头,将大有可为

据统计,2023年,全球数字照相机市场规模约在60-70亿美元左右。而据IMARC Group预测,到2032年,数字照相机市场规模有可能达到111亿美元。虽然从整体来看,市场规模并不算很大,但数字照相器材国产替代,在我国“双循环”发展战略中仍有着重要的意义。

以深圳作为中国新一代数字照相器材领域的产业高地,推进数字照相机产业突破发展,有其独特优势。从光学器材方面看,永诺、铭匠等企业总部均在深圳,其中永诺摄影器材股份有限公司以制造摄影闪光灯、灯架、光罩等基础器材起家,十多年间不断在行业内耕耘发展,其生产的永诺牌光学镜头可以认为是国产自动对焦镜头的先驱之一。而前文所述,已经对瑞典老牌照相机生产商哈苏集团完成股权收购的大疆公司,其总部也立于深圳,且多年来一直在数字照相器材领域进行着孜孜不倦的探索之中。除此之外,包括华为、腾讯等企业也在为国内的芯片、感光元器件、云存储、AI技术等诸多尖端、高新技术产业持续投入着研发力量。未来,要形成数字照相器材产业的整合发展,深圳在其中将发挥不可忽视的作用。同时,在深圳发展数字照相器材产业,将有力带动如手机摄像头、汽车光学探测设备等产业的继续发展,摆脱“以蔡司镜头为荣,以索尼CMOS为荣”的现状,更加提振民族科技、经济发展的自信心。

未来,中国的人民群众在工作、生活中能够用上国产的、自主的数字照相机、摄影器材,能够享受到新质生产力发展对生活和工作带来的改变,这不仅是广大群众心底的呼声,更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