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曲建:深港合作迈入3.0阶段,前海将赋能香港科创发展

时间:2023-12-24 14:38

21166

QQ截图20231227144821.png

//深圳特区报记者 何龙 摄

“80年代的1.0版深港合作是产业链中游的合作,2000年后的2.0版服务业合作是产业链下游的合作。如今,深港正发力前端、上游环节的合作,也就是科技创新。”

12月21日,《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总体发展规划》(以下简称“前海总规”)正式发布,诞生已有13年的前海合作区,迎来了战略定位、发展目标、产业规划等内容的全面更新。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前海分院院长曲建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前海总规”是在120.56平方公里的“大前海”空间基础上制定的,物理空间的“扩容”使前海的业态极大丰富。在香港发力创新科技的当下,前海有望在技术攻关、成果产业化等方面为港方赋能,助推深港合作迈入3.0阶段。

曲建建议,前海下一步应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便利化、数字经济等领域创造更多制度创新成果,使深港间人、财、物、数等要素更便利地流动,规则机制更顺畅地对接。

QQ截图20231227144837.png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前海分院院长曲建

一、清晰界定“大前海”开发格局

南方财经:“前海总规”提出了“一心一带双港五区”的空间格局,如何解读这一布局?

曲建:深圳的发展起端于罗湖中心,后面又建设了福田中心、南山中心等。如今,前海提出“一心”,意味着前海将成为深圳的一个新城市中心,深圳的高端要素将向前海集结。

这种集结可以充分利用前海“双港”的优势。一是依托宝安国际机场,建设深圳国际航空枢纽港;二是依托深圳港西部港区,建设国际航运枢纽港。

另外,通过五大片区的分工安排,前海实现了科技创新、国际金融、会展海洋、商贸物流、先进制造等产业功能的落地。由此,“前海总规”对前海120.56平方公里的开发建设做出了清晰界定。

南方财经:“前海总规”延续了“全面深化改革创新试验平台”“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的定位。下一步,前海制度创新的方向是什么?

曲建:从成立之初,前海的战略性使命就是服务香港,促进香港的繁荣稳定。如何服务香港?其中一项重要举措就是制度创新。

举例来说,前海在全国率先实现了“跨境贷”的金融创新,通过向境外贷款的业务安排,让境内外资金融通的成本明显下降。到目前为止,像“跨境贷”这样的制度创新成果,前海已经有了超过800项。

为了让香港实现更好发展,下一阶段,前海将扮演“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的角色。前海将在我国的对外开放进程中,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便利化、数字经济这四大领域,以及边境内的规则机制、相对于合同纠纷的仲裁机制、供应链的安全机制方面,形成一系列更大范围的制度创新成果,我们称之为“4个领域3套机制”。

通过这样一套深港深度融合的制度创新,深港间的人、财、物、数等要素将实现更便利地对接,这是未来前海要深入挖掘的方向。

QQ截图20231227144858.png

//前海联合交易中心成为深圳首家“千亿级”大宗商品交易平台。 受访单位供图

二、助推深港合作迈入3.0阶段

南方财经:“前海总规”赋予了前海“深港深度融合发展引领区”的全新战略定位。深港“深度融合”具备了怎样的基础?如何理解前海这一定位?

曲建:深港合作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全面推进了,当时可以称为1.0版本,集中在加工组装产业领域上。2000年之后,深港合作上升到2.0版本,集中在服务业合作,香港的物流、金融等行业陆续进入深圳。

回过头来分析,80年代的深港合作是产业链中游的合作,2000年后的服务业合作是产业链下游的合作。如今,深港正发力前端、上游环节的合作,也就是科技创新。

前海过去只有不到15平方公里,随着《前海方案》的出台,前海的面积拓展到超过120平方公里,产业业态明显丰富,不仅包括现代服务业,还有了科创产业落地的空间。

创新链条从0-1,从1-10,从10-100,分别对应基础研究、技术攻关和成果产业化三个阶段。如果是“小前海”,就只能提供科技创新服务链条中的某几个环节。今天的“大前海”则可以容纳技术攻关、成果产业化这两大领域的多个环节。

业态的丰富,让前海可以充分发挥促进香港科创发展的作用,特别是破解了香港在科创领域的空间难题。

还应关注到的是,科创合作的核心是人才。“前海总规”特别强调科技创新领域的深港合作,并将其拓展到社会领域,打造港澳居民新家园,创造一个更便利两地人员交流沟通、相互合作的社区平台,以便更多香港科技人才来到前海。

南方财经:在对接港澳、深化改革开放方面,横琴、前海、南沙、河套是大湾区核心平台。前海相较其他平台有何侧重?如何在差异化发展中实现联动?

曲建:目前,广东有多个平台正在积极嫁接粤港澳深度合作所取得的重大成绩,合作链条中形成了相对应的分工安排。

比如前海叠加了自贸区、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等多个国家重要平台功能,既是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高地,也是深化改革创新的试验平台。

在深圳范围内,前海又与河套形成了分工布局。河套只有不到4平方公里的空间,深港合作集中在创新链条的技术攻关、中试等环节,适度地向产业化领域延伸。

前海不仅包含技术攻关,还拥有大规模的产业化空间,可以让香港企业深度参与到深圳的科技创新工作中,前海的企业也可以探索与香港进行要素融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