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更多金融活水注入民营企业

时间:2023-12-06 09:48

22624

QQ截图20231207095722.png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监管总局、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局、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全国工商联等8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强化金融支持举措 助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了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目标和重点,提出要引导金融机构树立“一视同仁”理念,持续加强民营企业金融服务。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 主持人:赵鑫

■ 嘉宾:刘佳宁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财政金融研究所所长

吴垠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政治经济学研究所所长

余凌曲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发展与国资国企研究所执行所长

《通知》显示了国家对民营经济发展的高度重视以及对当下民营企业发展困境的关切

主持人:民营经济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离不开资金支持。在您看来,《通知》释放了哪些利好信号?

刘佳宁:一是促进民营企业融资。《通知》通过加大首贷、信用贷投放力度、优化信贷结构、畅通债券融资渠道、扩大优质民营企业股权融资规模等措施,为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释放利好信号。二是降低民营企业经营风险。《通知》通过创新开展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加大外汇便利化政策和服务供给、强化保险保障功能、完善担保增信机制等措施,有助于进一步降低民营企业经营风险,提高其抵御风险能力。

吴垠:《通知》是从金融角度进一步明确“两个毫不动摇”中关于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具体举措。从总量上看,《通知》要求根据民营企业融资需求,拓宽、畅通信贷、债券、股权等多元化融资渠道,逐步提升民营企业贷款占比,体现了国家加强金融支持民营企业的思路;从结构上看,《通知》提出加大对科技创新、“专精特新”、绿色低碳、产业基础再造工程等重点领域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传递了金融助力民营企业发展结构优化的政策导向。

余凌曲:一是显示了国家对民营经济发展的高度重视以及对当下民营企业发展困境的关切,注重提出务实管用的政策举措,帮助民营企业解决实际发展困难和实现高质量发展;二是发挥各政府部门政策协同作用,以政策“组合拳”方式着力解决各类金融机构在服务民营企业中存在的“政出多门”、政策互相掣肘等障碍和问题;三是用好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一招”,在推动金融体系结构调整和金融产品服务创新中持续对民营企业的服务。

扶持民营企业本质上也是扶持银行业长期可持续发展

主持人:《通知》提出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制定民营企业年度服务目标,提高服务民营企业相关业务在绩效考核中的权重。这对银行业将产生哪些实质影响?

吴垠:银行业总体上是围绕盈利指标运行的金融企业,但若民营经济发展陷入困境,银行业也不能独善其身。制定年度金融支持民营企业服务目标,就是为了盘活经济中最具活力和创造力的民营经济,让生产和财富创造的源泉涌流。扶持民营企业本质上也是扶持银行业长期可持续发展。当然,民营经济一定程度上面临着投资意愿不足、经营业绩下滑、市场预期不佳等情况,而银行业如果提高服务民营企业相关业务在绩效考核中的权重,可能面临一定的金融风险,需要做好防风险工作。

余凌曲:首先,银行业金融机构必须要破除“所有制歧视”,在开展业务上应一视同仁对待各类市场主体,甚至在信贷规模、比例等指标上向民营企业倾斜;其次,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当创新与民营经济发展特征相适应的专属金融产品和服务,比如更多挖掘民营企业经营中呈现的信用信息而非更多依靠抵押、担保;第三,银行业金融机构经营管理制度乃至组织架构也需要做出改革和调整,以保障对民营企业贷款业务有更高的风险容忍度。

刘佳宁:一是促使商业银行优化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的流程管理。商业银行可以通过提升民营企业贷款审批流程的效率、简化贷款手续等方式满足民营企业的融资需求。二是促进商业银行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的创新。商业银行可以通过调整自身组织结构,开发更灵活、适应性更强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强化在科技创新、绿色低碳等领域对民营企业的支持。

完善银行信贷风险评估机制,提升信贷服务精准度

主持人:缺乏抵押物、缺少可供参考的信用信息……这些因素可能令有的民营企业被金融机构拒之门外,《通知》提出要加大首贷、信用贷支持力度。在您看来,银行业具体应该如何落实《通知》这一要求,助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

余凌曲:一是创新金融产品。比如银行业可以针对科技型企业提供知识产权开发相关的产品,针对产业链的中小企业提供供应链金融产品。二是运用金融科技。银行业可以利用企业经营大数据挖掘出民营企业的真实融资需求,并实现风险有效管理。三是加强银政合作。银行业可以充分利用中央和地方政府出台的一系列风险补偿、贷款贴息、政策性担保等扶持政策,以“银政合作”方式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四是优化业务机制。银行业可以探索以投贷联动、“后端分成”等方式,在不影响民营企业融资可得性和成本基础上,分享民营企业高速增长带来的高收益。

吴垠:建议增加首贷、信用贷民营企业白名单企业数量,挖掘有市场、有效益、信用好、有融资需求的优质中小微民营企业,同时也应推出扩大优质民营企业债券融资、股权融资规模,不断加强银企沟通,建立良性互动的银企关系。

刘佳宁:一是完善银行信贷风险评估机制。针对民营企业的特点和行业特征,细分首贷与信用贷客户群体,强化产品场景创新,提升信贷服务精准度。二是银行内部落实尽职免责机制。加快健全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解决“不敢贷”问题。同时联合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提高首贷与信用贷客户服务的广度和深度。三是强化科技赋能。持续完善线下线上微小贷款服务体系建设,拓宽信贷服务的可得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