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您的位置: 首页研究专家观点 正文

经验 | 曲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与企业走出去


 

曲建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


 

以“新物联 新数据 新智能”为主题的第五届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暨IEEE国际大数据大会、2017年IEEE国际物联网会议卫星会场)在深圳召开,众多大咖及技术大牛云集,分享大数据行业前沿干货,探讨数字经济新时代创新与转型趋势。从大数据到人工智能,从物联网到云计算、边缘计算,从“一带一路”到跨界金融,从数据存储安全到3D打印,从音视频处理到大数据公益……演讲嘉宾分别就大数据相关领域以及“一带一路”专题等做了主题演讲,引起强烈反响。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曲建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与企业走出去”为主题作了精彩演讲:


 

近几年来,我们综合开发研究院最主要的一项工作是帮助中国的产业和中国的企业在“一带一路”规划建设经济特区,我今天也通过 “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与中国企业的投资机遇这么一个话题来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十几天前,我们国家开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会议,这个国际会议就是关于“一带一路”的战略会议。刚才大家在大屏幕上也看到了,这样的一场会议把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正式向全世界做一个清晰的解读。美国它也有相对应的战略,俄罗斯也有对应的战略,一句话就是从中国到美国到欧洲到俄罗斯都纷纷把未来的经济发展放在我们国家所称之为“一带一路”的区域。


 

为什么大家开始关注这些区域的经济发展呢?因为它代表着人类的共同命运体,我们先来跟大家谈一谈产业在全球不断转变、变化的过程。


 

从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这张表可以看出,中国的企业开始走出去了,这张表中通过五年前和五年后的数据对比得出了一个很清晰的结论。五年前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开始向外转移,主要集中在玩具、服装、鞋帽等等领域,五年后我们开始向外投资的企业,已经进入到IT行业包括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企业。


 

他们为什么开始向外走出去?在五年前我们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特别是制造业的企业无外乎就是寻找一个降低成本的途径,怎么降低成本?我们到非洲去,他们的劳动力大概是目前中国深圳劳动力成本十分之一的水平。但是五年后我们看到中国的企业已经明确地把自己走出去的目标、战略进行一系列的调整,调整成以开拓市场为战略目标,五年前我们降低成本是为了活下去,五年后我们开拓市场是为了活的更好。为了让大家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我给大家讲一个我自己经历的故事。


 

我们深圳人90年代都知道有一个巨大的行业,叫山寨手机。这个山寨手机曾经养育过我们深圳近百万人,然而随着功能机向智能机的转换,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我们整个山寨手机行业消失了,去哪了?有人说可能关停或者死了,我在“一带一路”上发现,他们不仅没有死,他们还活得很好,甚至比我们活得更好。他们在“一带一路”发现了自己的发展机遇,什么机遇?我想我们在座各位每个人都在用手机,每个人都对手机有一个基本的判断,什么手机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在“一带一路”65个国家中,我们去考察的国家绝大多数都是欠发展的落后地区,在他们的社会中对手机的评价有三个标准:


 

第一,掉到水里拿出来还可以用的手机;

第二,从楼上掉到楼下没有破碎的手机;

第三,冲一次电20多天不用充电的手机。


 

请问你们用的哪一款手机可以满足这个标准?包括华为、包括苹果,这三个标准都没达到。但是我正在走向智能化,对方在我们智能化的前一步,这个阶段被深圳的山寨类企业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市场。什么样的市场?我们抛售到非洲市场的功能型手机,而不是今天的智能机,一年我是860万部,每部手机的净利润,当地的中国企业告诉我们,至少赚10块钱,大家看看,他为什么能够做得很好?因为大家都清楚,我们在做功能机的时候,我们掌握了防水技术,我们也掌握了防震技术,我们也有用大容量的电池技术,这些集合在我们过去山寨手机的体系里面,开拓一个发展中国家非常庞大的市场。这就是我们中国企业向外走出去发现的机遇,这种机遇比比皆是。就像当年深圳的某家企业活不下去了因为劳动力不断上涨,他去斯里兰卡制造,价格在深圳卖600多块钱,我带中国专家去规划经济特区的时候,一样的东西不到人民币100块,中国的专家就到当地买当地的服装,这就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照样能够产生新一轮增长的商业模式。
 

 

走出去怎么走的?我们可以看到53%的企业是把总部留在深圳、上海、北京这些地区,25.3%采取一种新的投资转移的方式,今天我们内地大量的城市提出来总部经济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战略,就是沿着这个扩张的。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企业向外拓展。从这种趋势看,我们可以下一个新结论,中国沿海的地区已经开始了新一轮世界性的产业布局。这种布局大家不应该感到陌生,我80年代在复旦念书的时候,我老师领着我们学习了全世界产业布局的调整,第一次是欧洲把制造业的端口放到日本。第二是日本把制造业布局到新加坡、韩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第三轮调整是韩国、新加坡、香港和台湾地区把他们制造业的一部分环节转入到中国以深圳为中心的珠三角地区和以苏州、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全世界已经完成了三轮的产业大搬家,经济产业全球化表现出它们是游牧民族,每隔20周年搬一次家,这已经成为一个规律。


 

现在中国的企业已经展示出将启动全世界第四轮搬家的迹象,因为从二战以后每隔20年算下来,这些企业开始向外走出去,90%的企业有中国的东部向中西部地区转移,昨天下午我们开了一个很重要的内部会议,从中发现中国中西部地区的一部分的省份已经成为了赢家。深圳出口量的减少正是某些省份出口量增加的部分。


 

还有10%的企业转移到东南亚和非洲这些区域,我们去考察了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刚果做经济特区,都在规划建设中。五年前去埃塞俄比亚,你一眼看去就像一个大农村,而在今天再去考察就会发现埃塞俄比亚已经达到了中国一个三线城市的发展水平了,它在迅速地崛起。


 

可以讲中国的战略已经发生了实质性改变,我们每个深圳的企业都要做好心理准备,30年前深圳人带领全国走了一个新的路径,就是引进来的战略,我们把一切的资源引进来。今后中国将走出一个新的战略,叫走出去的战略。就是我们要带着我们的能力,带着我们的资金,带着我们的原材料要走出去,去寻找一个新的市场。


 

大家看一下这个图,这个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一直到今天全部的发展轨迹,由中国引进来的资金减去中国走出去的资金之后的差,我们可以看出当我们穷的时候,引进来的少,走出去也少;从1992年开始,中国引进来的资金大幅度飙升,一直到2004年,中国的引进来的资金远远超过走出去资金的增长幅度;从2004年我们看到中国开始发生变化,中国走出去的资金增长的速度开始超过引进来的资金,两者之间的差价开始减少;到2015年中国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中国走出去的资金量超过了引进来的资金量。所以,2015年被我们称之为中国经济发展第四阶段的元年。我们走出去的资金干了什么?我们目前最主要还是集中在采矿、石油等等方面,我们的制造业走出去的量还比较低。


2015年的投资量占比只有11.2%,所以说在我们走出去的时候,很多国家以为中国要到别人的地方开采石油、开采矿业?不用否认,确实是这样,但是我们看一下美国和日本当年走出去,他们也是由引进来再到走出去的转换过程。在走出去的前期,美国1950年的时候,就到别人家挖石油,开采矿占了40%以上;日本在1972年开始走出去的时候,它们开采石油、矿产的投资量同样占了40%以上,韩国也是这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现在大部分开始转移到制造业,比如说1989年已经达到41.7%企业走出去搞制造业,日本也是超过40%的企业走出去是为了制造业,中国正处在从矿产、能源投资为主向制造业为主的转换关键点。
 

所以说中国下一阶段走出去的核心将会是加工制造型的企业。我们走出去是沿着一定的方向,国家有一个战略布局,从陆路上我们从三个方向,我们称之为波罗的海方向、波斯湾方向和印度洋方向向外一次推进中国对应制造业的走出去。


 

从海上这条路上,从深圳开始沿着三条途径,第一个途径就是我们今天常常用的西线方案,还有南线方案,北线方案是我们的备用方案,随着全球气候的变暖,北冰洋这个区域开始融化了,我们从西线走的路径缩短了2千公里。


 

中国已经从获取资源型开始向配置要素型的经济发展新阶段转变了。过去我们是引进来的时候,我们靠的是三来一补,来料加工和进料加工。今后我们走出去,我们要实施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叫带料加工,我们带着我们的原材料,我们的元器件到对方国家去安装组装,组装以后卖给对方的国家。这里面特别要跟大家讲一下,中国有很多产品销售到美国,是有被动配额。你卖东西达到一定程度以后,人家不让你再进入。现在不少的中国企业寻找到了另外一个路径,什么路径?美国跟非洲有一个协议,协议里面规定明确规定非洲的产品进入到美国市场要给予保护和支持,中国有很多的企业转移到非洲,通过非洲深加工以后再进入到欧美的市场。


 

我发现这种路径对中国人走出去尤其是我们深圳的企业走出去非常好,中国只有五个城市走得又平稳又好。第一个是北京,北京大量是央企,靠的是承接工程。第二个城市就是深圳,深圳的企业走出去是大量的纯竞争性行业。我在非洲、亚洲、欧洲开了多场中资企业调研会的时候,我发现出席调研会中以华为、中兴通讯为代表的深资企业,它所阐述的经营理念跟央企不一样,它适用于当地的竞争环境,在符合当地的法律的条件下去寻找相对应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基于这样的考虑,为了解决好中国企业平稳走出去,我们准备在“一带一路”的地方来进行相对应的经济特区的建设;帮助中国企业抱团取暖,我们现在所说的抱团取暖是在什么地方一起取暖?这个经济特区我们为了解决好它的发展,借鉴当年深圳80年代成功的经验,来推广我们建设深圳经济特区的一系列软实力。应该说这也是我们研究院在帮助我们的企业规划经济特区的过程中,所提供的一系列解决方案。这既帮助他们选择产业定位的研究方案,也有利于选择空间布局规划的方案、投资可行性的方案还有政策性法规的方案。甚至我们可以帮助对方国家设立研究法规的安排。总体上讲,我们提供了“123服务”。“1”帮助对方提供解决办法,“2”提供两套产业和空间规划, “3”完成三个方案的组织编制。第一个方案是商业盈利模式的方式,第二个方案是资金的组织融资方案,第三个方案是整个运营园区的方案。通过一套体系帮助中国的企业在走出去的时候尽可能降低风险,提高盈利的水平。希望在座各位在大数据的支持下,我们在走出去“一带一路”的战略中,让每家企业走得更好,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