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新冷战格局和擦掌“太极拳”

作者:叶小文

时间:2020年04月23 15:33

734

针对全球新冠肺炎流行,各国奋起抗疫和病毒疫情可能带来改变世界的影响,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在“全国政协委员移动履职平台”上,请全国政协常委朱永新任“群主”,建群组织了一个线上的“防控疫情读书会”,推荐阅读《病毒来袭》(Nathan Wolfe)、《逼近的瘟疫》(Laurie Garrett)、《生命的法则》(Sean B. Carroll)、《人类终极问题》(袁越)四本书。该委员会副主任叶小文作为读书会一员,在线上结合自己的学习心得体会,以及与书友的切磋讨论,一个多月来连续作了数篇思考性发言。下线后意犹未尽,遂将自己的发言整理成十三篇读书笔记。笔记总标题原为:《防止中华民族复兴进程中的颠覆性风险——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读书笔记》。征得本人同意,本公众号将这十三篇2.5万余字的读书笔记,摘录汇总,分数次推出,以推动大家的积极思考。

“在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中,我们要防止出现颠覆性风险”。

这种大体量风险,如果说我们首当其冲,世界也难免深受其害。如果让我们首当其难,世界也必然日子难过。病毒一度使我们阵痛,也正让世界哀鸿一片,我们的确要痛定思痛。中美关系本麻烦不断,现在又可能使世界伤筋动骨的疫情,我们必须有战略思考。

这种大概率风险,往往突如其来,常常事出有因。黑天鹅,是从世界大变局中飞出来的。灰犀牛,是从世界大混乱中冲过来的。“突破法律底线”的“国际流氓”,是在疾病大流行中障人耳目以售其奸的。

说起“冷战”,不是一个轻易可谈的话题。但正如美国知名国际关系专家和防务专家格雷厄姆.艾利森的《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一书所言,“核大国领导人必须准备好冒险打一场无法取胜的战争”,“为了维护关键利益和价值观,既使战争可能导致毁灭,领导者也必须做好战争准备。”我想,关于冷战,其实道理也如斯。我们中国当前要警惕冷战,努力争取避免冷战,坚持对话,不打冷战。“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我们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跳舞呢?”但正如要避免热战,我们的解放军就要时刻准备打仗,确保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战而能胜;要避免冷战,我们也要冷静分析,底线思维,妥善应对,针锋相对,才能争取主动,争取降解和消弭冷战。立足底线思维,借鉴历史教训,还不妨剖析冷战成因,以史为鉴。总之,化解冷战风险,可能是中国和平崛起过程中,躲不过去的、必须稳妥迈过的一道“坎”!

二战结束后,社会主义运动出现高潮,资本主义也繁荣发展,形成两大阵营对峙,逐渐演化为美苏争霸的两极格局。美国率先发起冷战,苏联不得不陷入冷战。但苏联虽步步为营却应对失当,与美国大搞军备和太空竞赛拼消耗,国内经济发展畸形。后来也知道改革了,但改革次序不当,关键时期不是加强和改善、而是打散和放弃共产党的领导,推行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祸起萧墙,终致解体。苏联也重视了发展,但从根本上说,败下阵来,实质上还是在发展上出了大问题,在生产力的较量、生产方式的较量上落伍了。发展是硬道理,最终拼硬实力。一个庞然大物“忽喇喇似大厦倾”,“颠覆性风险”成了“颠覆性现实”!

今天,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一超独霸。中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正在崛起。尽管谁也不愿意真的全面开战,因为正如该书作者说,“在相互确保摧毁的情况下,一国在决定消灭另一国的同时也就等于选择了全国自杀”,现在一国要选择重开冷战,恐怕自己也难免“战战兢兢”。我们要设法通过加强高层对话等办法,经常告诫美国“明白战略底线”。但不能不看到,无论其总统如何“明智”,无论其国会如何胡闹,无论其民意如何沸腾,今天的美国还真有发起冷战的苗头。这是来自一个昔日辉煌却开始下坡、大声疾呼“重新伟大”的大国的战略焦虑。我们可以不去妄谈,但不能不作细想。我们不必打草惊蛇,但确需战略设防。

格雷厄姆.艾利森《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一书,值得一读。可以不赞同人家的观点,不能不佩服人家的用心良苦和大量占有材料基础上的战略考量。我们应坚持主见,不可不对世界的大变局有新的思考。该书作者作为“有智谋的政治家”立足于分析大量实例,讨论“为何战争可以避免”的“12条启示”,确能给人启示。我也不揣浅陋,谈谈关于冷战的“12条思考”。

关于冷战的“12条思考”



1)中方作为后起国加速发展呈超越守成国美方的态势。老大难容老二。老二越发展,老大越焦虑,尤其要抓住遏制老二的“窗口期”出手。美方的“接触+遏制”的策略开始向着“脱钩+施压”调整。


2)以根本制度对立为基础的价值观全面对立。美方仍谋求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


3)经济发展需要向国外争夺市场和资源。中方致力于巩固经济互利的“压舱石”,美方却翻为贸易摩擦的“大赌注”。


4)双方都是大块头,都在国际舞台上有话语权,都有在国际上拉建阵营的能量,美方的单边主义与中方主张的多边主义冲突不断。


5)中方民族主义高涨,美方民粹主义抬头。强强相遇,不断激起以国家意志较量为背景的“正当”博弈。


6)美方因资本主义经济内生矛盾扩增产生结构性困局,有国内矛盾外移之需要。


7)双方都不同程度存在内外策略互相抵消、互相降解的问题。


8) “在现实中,两个大国的战略误判与感情好恶致命结合”(修昔底徳语),美方妖魔化中方,看中方好处日少恶处日多。例如,当前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美国发起“超限法律战”,鼓动全球围堵中国。其行动环环相扣,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场“内政外交配合、政府民间沟连”的旷日持久大战。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临近,其进度之快、布局之大、经略之深,超过了人们的想象空间、也突破了法律底线。


9)双方共同利益趋于淡化、虚化,摩擦、冲突趋于增多、难控。合,未必见“两利”;斗,谋图“先下手为强”。


10)日益剧烈的科学技术竞争(如当前围绕5G的较量)产生的发展焦虑。


11)都有核威慑毁灭对方的手段,因而虽互相厌恶却不致爆发热战。但面对高科技竞争和文明冲突的新挑战,核均衡的脆弱性加大。随着对热战焦虑的增长,美方冷战焦虑抬头,冷战思维高涨。


12)美方称霸全球的战略不会改变,必视坚持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为威胁其战略目标的最大障碍。这种结构性矛盾冲突积聚的能量,总要找个出口释放。



结论:美方因内部资本主义社会固有矛盾难免引发的衰败,以及因维持外部帝国主义霸权难免滑向的衰落,日益加重着对正实质性进入世界舞台中心区的中方“威胁”的焦虑。民粹主义抬头,“美国优先”为重,难免使这种焦虑固化为发起冷战的冲动。美方坚持战略误判加剧紧张,中方意识到冷战对自己不利,力图以对话代替对抗,但恐怕难以一厢情愿。发起冷战的主动方在美方,中方有被迫拖入冷战的风险。

我们准备好了吗?

回答好“在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中,我们要防止出现颠覆性风险”这样的大问题,要有更为开阔、更加开拓的大视野;要有利益相关、风险分摊的大智慧;要有审时度势、乘势而上的大方略;要有推进和实施“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魄力;要有在更广阔的空间、更展开的时间中,去争取、去维护、去延展战略机遇期的大手笔。

何为“利益相关、风险分摊”?14亿人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怎么会没有风险?14亿人的大动作,其他5、60亿人都在关注、在算计,乃至全世界、甚至大自然界都在调节、在应对,这就叫“人在算,天在看”。我们是在走向全球化的新秩序、新潮流中崛起,在与全世界、与大自然和谐发展的新格局、新天地中复兴,这就出现了必须面对“非对称风险”的新挑战、新难题。如果光是中国一家来对付,就叫做“非对称风险”。前文提到,我们不能只按“利益最大化”的逻辑出牌,独揽风险,而要以“提高自己健康演进的几率,避免系统性毁灭”的理性,共担风险;还要按照“利益攸关”的原则,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在国际上也“善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来对抗“非对称风险”。(参见【美】塔纳布《非对称风险》一书)。

比如当前,尽管中国抗疫先一步取得胜利,但世界加剧疫情蔓延,我们就有如一艘在时刻提防渗透和倾覆的大海中的行船,也就是只能在严防死守输入性病毒中抵御“非对称风险”,不得不费很大本来不一定要费的力气,不得不占很大本来不一定要占的资源。当前全球疫情病毒的攻击性特点,似乎还没出现控制住的局面。进一步说,如果世界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趋势长期不能缓解,人传人越演越烈,还真有可能出现进一步导致被动的局面。因为正如《病毒来袭》一书所言,在大数量的宿主中传播和长期共存,病毒有可能加大其适应人体、基因突变,来抵抗人体产生免疫抗体的概率。或许人类好不容易等到这列疫苗的末班车开走,新病毒又开始发车。我坚信,人类不可能坐以待毙,危机总会让人奋起,世界如斯。

又如,按照塞伦盖蒂草原的“关键物种法则、影响力法则、竞争法则、体量法则”,中美之间的博弈必然充满“非对称风险”。老大打老二,就是“非对称风险”。从历史经验看,老大总是要不断地打压老二。比如曾经的世界第二——苏联、英国、德国和日本,美国分别通过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苏伊士运河事件、“星球大战”和经济掣肘,不遗余力地打压。结果,都没能当成老二。中国的GDP十年前就开始列居世界第二,成绩当然来之不易,我们也为之高兴,但不必忘乎所以,更不会被人忽悠。中国不会去当老二,也当不了老二。美国前国务院外交政策顾问埃利奥特.科恩的《新“大棒政策”》一书,有专门板块谈“中国威胁”,认为“21世纪最重要的国际现象,莫过于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经济和政治中心。对美而言,中国是一个不容忽视且精明强干的挑战者,但也有自身的局限”,“老大”的“磨刀霍霍”之声可闻。今天的中国,不当头,也不会做附庸。不当老大,也不是老二。不惹谁,也不怕谁。不会损人利己,也不会吞下损害14亿人民根本利益的苦果。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当然要为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共同发展繁荣,尽力尽责,携手同行;但当然也要量力而行,承担自己应该且能够承担的国际义务;更要韬光养晦,埋头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争取更为协调、平衡、可持续地发展。“老二”的帽子咱不戴,“二傻子”咱不当,“二杆子”咱不干。好在,还有塞伦盖蒂草原的“密度法则”。还有“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的不二法门。世界毕竟在走向全球化、多极化中,给出了我们难得的崛起、发展和复兴的战略机遇期。

再进一步说,“在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中,我们要防止出现的颠覆性风险”,就是一种“非对称风险”。可以在推进和实施“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大方略中去化解。中国为什么要坚持履行与自身实力和发展阶段相适应的大国责任,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建设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作不懈努力?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12月在中共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开幕式上发表的《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的主旨讲话中说,“古往今来,过上幸福美好生活始终是人类孜孜以求的梦想。在几千年文明发展史上,人类创造了灿烂的文明成果,但战争和冲突从未间断,加上各种自然灾害、疾病瘟疫,人类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今天,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量子卫星、人工智能迅猛发展,人类生活的关联前所未有,同时人类面临的全球性问题数量之多、规模之大、程度之深也前所未有。世界各国人民前途命运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面对这种局势,人类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人们为了争权夺利恶性竞争甚至兵戎相见,这很可能带来灾难性危机。另一种是,人们顺应时代发展潮流,齐心协力应对挑战,开展全球性协作,这就将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创造有利条件。”这番话,没有去谈大道理,而是谈事实,谈共识,从人类的别无选择谈开展全球性协作,就是“利益相关、风险分摊”的大智慧。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中,谋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为对抗“不对称风险”创造条件的大手笔。

既然风险是非对称的,就应用非对称的办法去应对。经济实力的非对称,把我国自已的经济发展好,是最好的应对之策;科学技术的非对称,关键技术买不来,要像“两弹一星”一样,牢牢把科技命脉握在自己手中。我们的历史经验证明,我们从来都是由弱到强,在被动中争取主动,从极度困难,甚至困境中走出困境的,不可能任由风险真变成“蝴蝶的翅膀”。总之,面对“颠覆性风险”:你抡大棒子,我有太极拳。有一个道理值得反复讲:和则双赢,斗则两害。相信有头脑的战略家都会做出理性的评估。我们有风险,你也不保险,你想玩“颠覆”,当心自己先翻船。

(...待续)

之一:“李约瑟之问”和“颠覆性风险”

之二:“塞伦盖蒂法则”和被动中求变“调节”

之三:“修昔底徳陷阱”与搞活“暖实力”

之四:警惕新冷战格局和擦掌“太极拳”

之五:“上帝之死”和“新人文主义”

推荐阅读

  • 综研观察

    “上帝之死”和“新人文主义” 2020-04-24 15:38
  • 综研观察

    “修昔底徳陷阱”与搞活“暖实力” 2020-04-21 15:24
  • 综研观察

    “塞伦盖蒂法则”和被动中求变“调节” 2020-04-20 15:17
  • 综研观察

    “李约瑟之问”和“颠覆性风险” 2020-04-19 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