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制造业的竞争态势 及深圳制造强市的路径选择

综研视点

时间:2022-10-08 15:07

7185

编者按:8月19日,由马洪基金会、深港产学研基地共同发起的“湾区智荟”第二期沙龙在资本市场学院举办。沙龙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来自政、产、学、研、资等领域13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围绕深圳新一代信息技术长期发展的重大需求和多样性特点,展开深入交流与探讨,助力企业创新发展。以下内容为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郭万达发言整理。


今天我的演讲主题是“全球制造业的竞争态势及深圳制造强市的路径选择”,我主要讲两个观点:

第一,全球制造业的竞争态势给深圳带来什么影响?换句话说,深圳为什么要重提工业立市、制造强市?

在安全与效率并重的跨国投资新逻辑下,供应链成建制布局调整对深圳制造业发展形成强冲击。我们看到,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战略领域以“经济国家主义”方式整合全球产业资源,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呈现区域化、短链化、近岸化、同盟化的发展趋势。这就意味着,未来全球产业布局的调整将不仅仅是个别企业、个别环节的调整,而是全链条式、全生态化的改变。特别是美国的“小圈子”同盟化,美国白宫2022年4月发布振兴美国制造业和确保关键供应链安全计划,并表示将发布“购买美国货”新规则,创建新的国产关键产品清单,对清单上产品给予特殊补贴,以刺激国内生产。这对以全球化为分工的我们国家的制造业、深圳的制造业都可能是一个冲击。

同时我们看到,以越南、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推动利用外资向高端领域、科技领域跃升,更好地对接国际高端的生产链和供应链,近几年,特别是新冠疫情爆发的这三年,越南中高端制造业发展迅猛,中高端制造业占制造业总出口百分比超50%。深圳一家公司做包装行业的老总告诉我,公司已经全面收缩内地的投资,已经跟着跨国公司往越南、泰国、墨西哥走,越南、墨西哥的厂都赚钱,国内的厂不赚钱。包装行业是跟着先进制造走的,越南现在的高端制造业也不是原来80年代、90年代印象中的低端,跨国公司大量转移以后越南制造业也已经开始高端了,这对“深圳制造”形成挤压。

全球制造业竞争的领域在信息技术、数字技术,大国博弈实质上是大国间工业实力和科技实力的较量,新一代信息技术是新兴产业,但载体是制造业;生命健康是高科技,但仪器制造也是制造业。当前全球制造业的竞争,更多地是依托百亿级、千亿级重大项目的竞争,超级工厂的竞争。英特尔计划投资170亿欧元在德国马格德堡建造两座芯片制造厂,韩国三星SDI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科科莫市建立一家动力电池工厂投资额也高达25亿美元,上汽大众新能源汽车“工业4.0”工厂投资170亿人民币。特斯拉德国的超级工厂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占地300公顷,目前正计划额外扩建的100公顷的土地将用于建立货运站、物流区和停车位。重大项目的发展需要连片空间的支撑,需要围绕产业链供应链进行集群式空间布局。

在这样的国际竞争背景下,深圳重提工业立市、制造强市战略。制造业是深圳稳增长的基本盘,2020年、2021年,深圳制造业的增长低于GDP的增长,今年上半年深圳GDP3%,规上制造业5.9%,超过GDP的增速,就是深圳这两年花大力气投资制造业的结果,要不然今年上半年也达不到这个程度。深圳今年上半年GDP增速超过全国、超过全省,原因是在于这两年下大力气发展制造业。深圳的问题是因为制造业往外走,前几年我们深刻感受到这个问题。这就是深圳重提工业立市、制造强市的背景。

第二,深圳制造强市战略实现的路径是什么?为什么要提出“20+8”战略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的发展呢?为什么要拿出300平方公里发展20个先进制造业园区?

2022年4月,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工业立市,制造强市。2022年5月,深圳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深圳工业经济稳增长提质量的若干措施》,提出要加大对先进制造业大项目的投资。2022年6月,深圳发布《关于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和培育发展未来产业的意见》,提出2025年,深圳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超1.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主引擎。

我认为,深圳用集群方式发展先进制造业是符合产业发展规律的。集群就是企业、产业链、资源、空间的集聚。产业的发展,无论是水平分工,还是垂直分工,把它们放在一起,都会产生一定效果。有了这些产业集群,创新会外溢,创新之间会相互影响。另外,它还会带来知识之间的相互学习和转移。同时,产业集群还会带来市场和信息的共享。集群本身是产业发展的规律,而且是高质量产业发展的一种规律体现。所以,用集群的方式来支持和发展深圳先进制造业,本身是符合产业发展规律的,也跟深圳现在的产业发展相吻合。

深圳也提出一些资源的整合,包括大的项目、芯片投资、集成电路,现在深圳比较重视了。同时也特别注重底层的技术和供应链的问题,刚才提到所有都围绕着创新体系、核心技术、自主创新能力、产业链供应链的维护、安全运转等。昨天我们和朱教授、韦总在马洪基金会开了一个元宇宙的沙龙,深圳大学的老校长谢维信校长发言,他说元宇宙要应用到制造业,数字孪生的核心软件、技术都在美国,如果我们发展元宇宙产业,核心的东西还在美国,将来怎么办?谢校长这个说法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深圳战略新兴产业集群体现了“芯”和“智”,就是要发展集成电路、芯片制造,要发展智能制造、智慧产业,我的解读是“战新已兴,未来已来”。很重要的就是数实融合,包括现在提出的“灯塔工厂”,深圳明确提出要打造一些“灯塔工厂”,一开始我们提出的是“母工厂”,现在明确提出“灯塔工厂”,其实就是希望制造业能跟我们的数字经济、数字技术、新一代信息技术完全融合起来,使得深圳的制造业对深圳整体的经济再做贡献。当然,我们不仅要“灯塔工厂”,还要“专精特新”,不仅要大项目、大投资,还要小企业、创新创业,这样深圳的创新环境才能形成较好的生态,这个城市才有活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