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昔底徳陷阱”与搞活“暖实力”

作者:叶小文

时间:2020年04月21 15:24

428

针对全球新冠肺炎流行,各国奋起抗疫和病毒疫情可能带来改变世界的影响,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在“全国政协委员移动履职平台”上,请全国政协常委朱永新任“群主”,建群组织了一个线上的“防控疫情读书会”,推荐阅读《病毒来袭》(Nathan Wolfe)、《逼近的瘟疫》(Laurie Garrett)、《生命的法则》(Sean B. Carroll)、《人类终极问题》(袁越)四本书。该委员会副主任叶小文作为读书会一员,在线上结合自己的学习心得体会,以及与书友的切磋讨论,一个多月来连续作了数篇思考性发言。下线后意犹未尽,遂将自己的发言整理成十三篇读书笔记。笔记总标题原为:《防止中华民族复兴进程中的颠覆性风险——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读书笔记》。征得本人同意,本公众号将这十三篇2.5万余字的读书笔记,摘录汇总,分数次推出,以推动大家的积极思考。

回答“在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中,我们要防止出现颠覆性风险”这样的大问题,需要着眼于“伴随我们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全过程”,还不妨放眼于在人类发展全过程中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方略。这是读《人类的终极问题》一书,延伸出来的启示。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然就是14亿人实现“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但无论如何飞跃,我们只能在同一个地球上飞跃,只能在全人类之中飞跃。我们不可能像塞伦盖蒂草原的角马那样去大迁徙,不可能到其它星球上去飞跃。如果尽然发生可以颠覆14亿人复兴伟业的风险,那必然也是全人类共同的大灾难、大风险。如果实现了14亿人复兴的伟业,也应当并必然给全人类的和平、发展、福祉带来大贡献、大进步。

当今世界说得最多的,莫过于“修昔底德陷阱”论。此论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一书。史上雅典和斯巴达的战争之所以最终变得不可避免,是因为雅典实力的增长,以及这种增长在斯巴达所引起的恐惧。即在现实中,两个大国的战略判断与感情好恶的致命结合,随着时间的流逝,会导致健康的竞争变成你死我活的敌对,甚至更糟。于是现代有政治学家就断言有个“修昔底德陷阱”定律: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将变得不可避免。按照这个逻辑,中国和美国不必言“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只能是零和博弈,最终难免一战。

“修昔底德陷阱”论,是与“生命的法则”相对立的伪法则、伪理论。我们可以不信,但不能不防别人不传。正如病毒的危险在于可以不断增强传染性,“人传人,传死人”。政治病毒的危险,也在其传染性,人云亦云,人传亦传,同样是“人传人,传死人”。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

美国很多人深信“修昔底德陷阱”论。习近平总书记曾向世界大声疾呼,“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中华民族历来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爱好和平的思想深深嵌入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今天依然是中国处理国际关系的基本理念。”

美国很多人还是“谓予不信”,他们说,“拿破仑曾预言,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当这只睡狮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你们的基因,莫非是狮子的转基因?”

我们说,是的,中国这只沉睡的狮子已经醒了。经过四十年改革开放,站起来、醒过来的狮子又富起来、强起来了。但狮子这个比喻,在中国,无非就是一家新的商店开张时人们的舞狮助兴。看着雄狮舞动,围观者当是面露笑容,和平喜悦。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新店开张,鞭炮震天,雄狮舞动,难免“有点震惊”,其实是恭喜发财,皆大欢喜。

中国这只沉睡的狮子已经醒了,但醒来的是一只和平的狮子。中国人民对战争带来的苦难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对和平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深知和平是发展之基,发展是和平之本。强起来的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

中国这只沉睡的狮子已经醒了,但醒来的是一只可亲的狮子。中国的发展不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我赢你输,中国深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中国致力于推动世界建立更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大家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同舟共济,和衷共济。

中国这只沉睡的狮子已经醒了,但醒来的是一只文明的狮子。文明者,相对愚昧、浅薄、狭隘、粗鲁、野蛮而言。文明者,有坦荡荡的君子气度和君子胸怀。回顾历史,支撑我们这个古老民族走到今天的,支撑5000多年中华文明延绵至今的,是植根于中华民族血脉深处的文化基因。中华民族历来讲求“天下一家”,主张民胞物与、协和万邦、天下大同,憧憬“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美好世界。

中国这只沉睡的狮子已经醒了,但醒来的是一只宽厚的狮子。“处世以真诚为本,待人以宽厚为主。”今天在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路上迅跑的中华民族,正是如此真诚宽厚、坦坦荡荡立足世界,处事待人厚德载物,自然什么霸凌主义发起的挑衅,什么“修昔底徳陷阱”的鬼魔,都能降服。

2018年11月,中国日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过一场“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暨经济发展研讨会”,我应邀在会上的发言。会后,索拉那先生(北约前秘书长)下来见到我就说,“你好,狮子!”

今天,在“硬实力”、“软实力”之说后,美国又说唯他们才有“巧实力”,而中国只是“锐实力”。我们不妨来个新提法——“暖实力”。经历了这次大灾难的寒冬,不必言谁“巧”谁“锐”,全球都会看到,究竟谁才有“暖实力”。疫情是全球性危机,不应是全球化危机。未来中国要做的,是进一步争取全球化信任,让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成为“暖实力”。

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发达的,要“让美国重新伟大”,继续发达。发展的,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快速发展。发达,是美国的硬道理。发展,是中国的硬道理。都硬,是真的;都得讲道理,也是真的。

两大国虽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只能相向而行,不可迎头相撞。如果发达的总想遏制发展的,天下只许我发达,不容人发展,只能自找麻烦,徒增烦恼。如果发展的总是与发达的对着干较劲,闷着头生气,也会引来麻烦,徒增干扰。

发达的,要有那么一点“包容性增长”的胸怀;发展的,要有坚持和平发展、科学发展的定力。地球只有一个,你要发达,我要发展,当然难免竞争。但竞争中还要合作,还要控制竞争、发展合作。竞争,不是固守冷战思维,不是去支持和加剧各种形式的动荡和地缘政治冲突从中谋利,不是在病毒来袭时先忙着甩锅、病急不投医狗急乱咬人,而是总能够“以和为贵”,在对抗加剧时也能以实力避免、缓解对抗,在对抗不断时也能致力于在不同领域和不同层次扩大和深化利益汇合点,寻求合作。

一边是唯我优先到处“退群”搞单干,“野鸡打得满天飞,家鸡打得团团转”;一边是我谋复兴也求“共赢”一起干,“一带一路”拉大朋友圈。说百年未遇之大变局,还真有未见之新看点。说新旧秩序在转换,很大程度要看这两个体量最大的国家怎么干。当然,人在干,天在看。无论大国怎么干,都要小心来自塞伦盖蒂草原的“关键物种法则、影响力法则、竞争法则、体量法则、密度法则、迁徙法则”,莫惹“天谴”。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以和为贵”是透彻的法则,“上善若水”有深刻的智慧。

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前提。中国文化提倡天人合一,要“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要将“仁”的精神推广及于天下,泽及草木禽兽有生之物,天地万物人我一体,天地人合德并进,圆融无间。人可以认识自然,在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中谋生存、求发展;人不能破坏自然,有的古文明由盛而衰,就是对自然肆意开发和掠夺导致自然惩罚人类,酿成文明悲剧。

人与人之间的和睦相处是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志,也是国家长治久安、国之相交相好、世界和平发展的基础。中国文化主张与人为善,推己及人,求同存异,以达到人际关系的和谐。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只要人们和睦相处,什么困难都能克服。要真正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和睦,就需要发展社会生产力,消除贫穷与落后,使人们过上富裕的生活;就需要实现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尊重和保障人权;就需要提倡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们相互包容、相互尊重、与人为善、以邻为伴。

可以说,“和”是中国历史文化的特征向量,古代先哲的生命信仰和思维基础。“和”的思想反映了事物总是在对立统一的“稳态”中生存和发展的普遍规律,因而能够与时俱进、与时俱丰。中国的儒、释、道思想中都含有“和”。“和”的精神,是一种承认,一种尊重,一种感恩,一种圆融。“和”的基础,是和而不同,互相包容,求同存异,共生共长。“和”的途径,是以对话求理解,和睦相处;以共识求团结,和衷共济;以包容求和谐,和谐发展。“和”的哲学,是“会通”,既有包容,更有择优;既有融合,更有贯通;既有继承,更有创新,是一以贯之、食而化之、上善若水、美而趋之。“和”的佳境,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和美。

我曾有疑虑,我们的口号不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最后的斗争”吗?今天怎么又强调“以和为贵”,“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一看习总书记的讲话就会明白,“只要我们把政治底线这个圆心固守住,包容的多样性半径越长,画出的同心圆就越大。”

过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伟大革命,要推翻三座大山,要“以斗为先”去“砸烂一个旧世界”,重在“无产者联合起来”。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伟大斗争,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要“以和为贵”(当然也绝非不要斗争,放弃斗争,实现伟大梦想必须伟大斗争)去“建设一个新世界”,不仅要继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还要“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马克思早就说过,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

这,就是立足于更基础、更深厚、更广泛的中国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的,立足于现阶段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伟大斗争实践的,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与百年未遇大变局相结合而与时俱进、与时俱丰、与时俱新、与时永在的新境界。

话说回来,“在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中,我们要防止出现颠覆性风险”,不能按唯我优先、唯我优越的逻辑出牌,加大风险;而要韬光养晦,致力于“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防止风险。不是按“利益最大化”的逻辑出牌,独揽风险,而是以“提高自己的生存几率,避免系统性毁灭”的理性,共担风险;还要善于从“利益攸关”角度,对抗“非对称风险”。(参见【美】塔纳布《非对称风险》一书,该作者还有专论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的《灰犀牛》一书)。

读《人类的终极问题》一书有一个重要启发,“创造需要宽松的环境和空间”。按照“液态网络”理论,建立严格秩序和彻底混沌之间的中间地带——“混沌的边缘”,才能促进创造力实现。而“影响液态网络构建的主要问题,是对信息的不恰当管制”,言下之意,该放开的就要放开,放开才能搞活。由此想到,这些道理,可否简单通俗地说成:“搞活”,方能促进和提高创造力。

回忆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的提法是“改革开放搞活”。后来,“搞活”就不大提、至少不与“改革开放”连在一起提了。

其实,“搞活”是必须的,因为创造力来自搞活,全民创新来自搞活,改革开放必然搞活,生产力的解放最欢迎搞活,“放手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等要素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就是最大的搞活。

但一般地提“搞活”,无界限无底线的“搞活”,只会与“搞乱”、“搞砸”相连。一部车跑得快跑得好跑得久,不能只看重动力系统,必须配置好刹车系统。

“搞活”,又难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邓小平同志说,“自从实行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两个方面的政策以来,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干部被腐蚀了,卷进经济犯罪的人不是少量的,而是大量的。犯罪的严重情况,不是过去‘三反’、‘五反’那个时候能比的。那个时候,贪污一千元以上的是‘小老虎’,一万元以上的是‘大老虎’,现在一抓就往往是很大的‘老虎’。”毋庸讳言,随着四十年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经济越来越活跃,“老虎”、“苍蝇”也空前地多了起来。我们越加清醒地看到,腐败乃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打虎”“拍蝇”一刻不能放松。就“打虎”来说,十八届党中央批准立案审查的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十九大以来,立案审查调查的中管干部也达百余人。

搞活必须反腐,反腐才能搞活。如果腐败丛生,劣币驱除良币,还没等“搞活”就先“搞死”了!必须从严治党,正风肃纪,铁腕反腐;必须以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深化标本兼治,才能保证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唯有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才能保证“为有源头活水来”。

同时,从“搞活才有创造力”的意义上看,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碰到的新挑战、新问题之一,就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越是从严治党,越是从严要求党员和干部,同时又越要能“搞活”,越能激发活力——充分调动广大党员、干部的积极性、创造性。我们强调要构建一体推进的“不敢腐、不能腐、不愿腐”的体制和机制,可能还有个同时建立广大党员、干部“很想干、很能干、很愿干”的体制和机制,使两者相辅相成的问题,把推动鼓励干事创业、担当制度化、常态化。我们强调监督,“监督”应是有“监”有“督”,既要教育帮助绝大多数同志少犯错误或不犯错误,也要支持激励绝大多数同志敢担当、有作为、干得更好。要把严格监督制度与完善担当作为的激励机制,与锤炼党员干部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品格,有机地系统集成。要防止“不干不错,动辄得咎”;防止“数豆子的人比种豆子的人多”;防止有约束无激励、强约束弱激励、约束层层加码激励层层递减。积极有效的“监督”,也包括切实解决领导干部不作为、不担当、不进取的问题。要消除一切思想顾虑,创造甩开膀子干事业、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良好环境,真正使干事创业的人立得起、吃得香、闯得开、走得远。

按照“液态网络”的逻辑,“搞活”其实就是要把握好边界,来促进创造力的实现。最“活”是气体,气体彻底混沌,新结构随时出现但又随时瓦解,气体的边界不可取。最“死”是固体,固体严格秩序,虽结构稳定,但杜绝新结构出现的可能性,固体的边界也不可取。只有液体,既能让新鲜事物顺利出现,又可以让好的创新稳定下来;既有确定不移的边界,又可以不断扩大边缘,探索“相邻可能”。善哉,“上善若水”。信哉,“液态网络”。

因讨论“人类的终极问题”,说的有点远了。回到聚焦制度建设的主题,不管怎么说,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归根结底在于它是解放、发展生产力的最好制度。“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永葆党和国家生机活力”之中,尤其包括着广大党员、干部干事创业、担当作为的生机活力。“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也是各级干部的生机活力和创造力竞相迸发的政治生态。这当然也是防范和抵御各种风险、尤其是颠覆性风险,所需要的良性生态。

(...待续)

之一:“李约瑟之问”和“颠覆性风险”

之二:“塞伦盖蒂法则”和被动中求变“调节”

之三:“修昔底徳陷阱”与搞活“暖实力”

之四:警惕新冷战格局和擦掌“太极拳”

之五:“上帝之死”和“新人文主义”

推荐阅读

  • 综研观察

    “上帝之死”和“新人文主义” 2020-04-24 15:38
  • 综研观察

    警惕新冷战格局和擦掌“太极拳” 2020-04-23 15:33
  • 综研观察

    “塞伦盖蒂法则”和被动中求变“调节” 2020-04-20 15:17
  • 综研观察

    “李约瑟之问”和“颠覆性风险” 2020-04-19 15:11